書法大師有多野?一套操作下來所耗能量約等于單人殺豬

來源 | 單身狗1024(ID:playdog1024)

作者 | 司南

已授權,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書法家首先務必是個文化人。

除美術外,書法是最“形而上,不行就上不了”的玄妙東西。

一幅業界叱咤風云的高規格作品,在外人看來,竟能產生“我上我更行”的狂妄心境。

2018年全國書法最高獎蘭亭獎的獲獎作品之一,20多年積累的平民審美碎了一地。

作為脫離人民“低級審美”的藝術之一,書法與美術一樣,看客必須秉持著“看不懂即高級”的欣賞思維。

書法名家王僧虔曾言:書之妙道,神采為上,形質次之。

意味著,想要成為書法王的男人,就要學會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寫亂碼字。

2018年中國國家畫院書法篆刻作品展書法代表作品之一,《亂書》

如此技驚四座的大師作品,甭管是業界同行還是吃瓜看客,在一臉懵逼的瞬間,都會忍不住脫口一句“臥槽”以示尊敬。

盡管次之的形質在該作品中消匿于無形,但為上的神采絕對是所向披靡。

以致于成群結隊的參觀者駐足此地,自信辨認仍久久不愿離去——主要是看半天沒看懂,貿然就走還不好意思。

書法名家趙孟頫曾曰:筆法弗精,雖善猶惡;字形弗妙,雖熟猶生。

用以告誡新人要扎實基本功,先成人后求仙,否則不具備書法基礎、或撇開書法基礎創新的家伙根本寫不出好書法,只會畫虎不成反類犬。

然而,塑造優秀的書法根基并非一日之功,無師自通的野孤禪練上十年,可能都沒學到點。

免不得把所有彎路都走上一遍,名副其實的后治理先污染。

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得了進步緩慢,自作聰明的家伙索性憑借搖搖欲墜的書法根基以及在人情社會中竊得的業界地位,企圖一蹴而就,創新書法,自成一派。

深諳水性的大師開創“溺水書法”

書法名家衛夫人曾云: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

意在表示,善用筆力者才能創造書法之神韻。

激進派的書法大師則顧名思義,把“大力出奇跡”當成下筆的座右銘。

他們人均泰森附體,揮毫灑墨間筆力千鈞,沒得兩人幫忙按住紙,連筆都成問題。

“力透紙背”只是基本操作,大師一筆砸過來,你可能會死。

為了體現出力量感,大師甚至帶上大金鏈子偽裝成常揮砍刀的社會人。

“串”字的最后一筆果真有如神助,折斷的筆頭散發著凜凜殺氣,見證大師的洪荒之力。

激進派大師并非都是些五大三出的莽漢,看似弱不禁風的眼鏡男利用腿胯聯動,一筆一畫遒勁有力。

隨著用力逐漸過猛,書桌已難以承載大師的筆力。

主戰場也由此轉向大地。

大號的宣紙滋養出更強的筆力,筆墨所到之處,破紙無數。

大師也徹底甩開膀子,手持一把吸滿墨水的墩布,龍飛鳳舞的揮灑開來,創作伴隨著難以駕馭的狂怒。

一桶墨一個字,灑半桶,漏半桶。

一套操作下來,所消耗的力量約等于單人殺豬。

竟然有濺射效果

激進派的“大力書法”為溫婉派所不齒,畢竟人力有時而窮,一味追求筆力終會遭遇瓶頸。

書法名家梁巘曾說: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態。

溫婉派認為,現代人應尚技。

畢竟,以如今的書法水平,想要規規矩矩超越古人可謂是癡人說夢。

因此,在創作過程中額外添加沒啥卵用的雜技以拔高作品價值,成為溫婉派的核心思想。

與激進派的笨拙大力不同,溫婉派講究的是機巧跳躍。

創作時的節奏感與連貫性則顯得至關重要,而為了寫出最時尚的文字,每一位婉約派大師或許都曾去過酒吧學習。

學成歸來后,筆走龍蛇間腰肢舒展,每一幅字都是一場freestyle。

受不同舞者影響,大師的創作節奏也明顯不同。

蒙古舞氣場下的大師時而便秘、時而通暢,令旁觀者忍不住前列腺發癢。

踢踏舞氣場下的大師手法簡明爽朗,像極了在工廠流水線上給紙殼子抹膠的勞作現場。

他甚至還模仿出了膠水不夠卻不蘸,故意偷懶的工人形象。

倫巴舞氣場下的大師手腳都不停息,一通欲揚先抑的操作過后,讓人心里沒由來的空虛。

“嗨舞”書法還遠遠達不到雜技的標準,上面還有大殺器。

正身盲寫不過是雕蟲小技;

側身盲寫也只是小試筆技;

十管齊下堪比抄作業機器;

左右開弓字如小兒麻痹;

而真正拔得頭籌的,則是“人筆合一”的騷氣壯舉。

不明真相的難免會懷疑這是不是邪教的神秘活動現場,朱紅墨水就像是在給展館開光。

這對書法大師簡直是藝術奉獻了臉皮,看客們由衷覺得自己就是個弟弟。

即便表達感謝,大師采用的都是極具先鋒氣質的手勢。

這無疑把雜技玩到了極致,婉約派只好把破俗的希望寄托在那句名言上——善書者不擇筆。

據說,真正的書法大師,向來不在乎紙幣優劣,因為不管用什么筆,都能駕馭的爐火純青。

于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大師身份,婉約派玩起了器具。

長發是女書法大師得天獨厚的書寫道具,所謂“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這“取法于頭”,想來至少能“得乎其胸”吧。

男書法大師也想這么玩,但苦于自身秀發不足,只好抄起一位姑娘拿來做筆。

如何精妙控制寫頓號而不讓“筆”腦震蕩,是亟需攻克的難題。

同道中人看了,覺得以發做筆不夠大氣,最上乘的毛筆應當是人的身體。

全身蘸滿墨汁后那么隨意的一躺,就是一個“大”字,這正是人與書法之間的呼應。

再佐以殺人如割草的六指琴魔,所形成的反差足以控制看客們的腎上腺素分泌。

“不擇筆”之道浩瀚無垠,囿于其中的書法大師多如牛毛。

其中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當屬“射書”大師邵老爺子。

與那些上不得大雅之堂的江湖書法大師不同,在正規書法比賽中拿獎拿到手軟的邵老爺子是真正的書法大師。

自比當代王羲之的他不甘于書法境界止步于此,在大病一場之后,覓得了成為“書神”的天機。

他認為傳統書寫屢次蘸墨汁會中斷神氣,字也失去活力,倘若使用注射器寫字,便可以解決這一問題,從而超越古人。

有功力的邵老爺子創作起來果然與眾不同,蓄勢階段的他就像是一只窺探獵物的獵豹,射在紙上的圈圈描摹著一種引而不發的壓迫。

待眾人屏息凝神之際,邵老震足發力,一招失傳已久的少林絕學“一葦渡江”即刻施放,“颯”的一下,竄將出去,連鏡頭趕不及他的速度。

呲完之后,作品往網上一掛,有大師名號助陣,賣出個十幾二十萬不在話下。

時代果真是不同了,在書法大師眼中,只要消除被人辱罵的恐懼,人均畢加索,人均書法家。

當然,閱后即焚通常是欣賞這些大師作品的最佳方式。

不客氣的說,書法大師本身就是個偽命題。

甲骨文和金文出于工匠與巫師;篆書和隸書出于工匠與高人;楷書不過是抄寫的實用體;行書草書,那是文人的筆墨游戲。

試問流傳至今的三大法帖,哪一個是單憑書法獲得的名氣?

王羲之的《蘭亭序》

可如今,胸無點墨的書法大師們下筆就是“厚德載物”、“淡泊明志”,不嫌累的還會抄個唐詩宋詞。

正所謂,沒有文化依托的書法,不過是搔首弄姿;喪失靈魂棲居的筆墨,大都是有氣無力。

回頭看看歷史上以書法聞名的人物,哪一位不是大文豪、不是另有正職。

當然,現在像羊糞蛋一拉一地的大師們根本不懂此中道理,只顧廢紙費力,自我開心。

蘇軾曾說“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而大師們的“新意”卻絲毫不遵守基本法。

當你按捺不住內心疑惑,滿臉問號的說出“這是啥玩意兒”的時候,大師以及大師的信徒則會異口同聲的表示:

“你欣賞不了,是因為你不懂,垃圾。”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 蛇和梯子 全民麻将作弊器下载 太原小姐上门服务 易投配资 7星彩 神龙碎片 抽搐最猛的av 开拓者vs小牛 武汉按摩哪个地方好玩 上海时时彩 河北省十一选五开结 苍井空在线 观看全集 微乐麻将外挂视频教程 湖北30选5 全民麻将下载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