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月色擅書畫,31歲為愛還俗,夫妻同開畫展轟動一時

本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談月色 (1891-1976),女,廣東順德人。原名古溶,又名溶溶。因排行第十,人稱談十娘。晚號珠江老人,有“現代第一女印人”之稱。

4歲出家,藝術才能漸露

《胭脂梅四通景》

1891年12月19日,溫潤的廣州,千梅待放,一位小女孩出生了,父母給她取名古溶。古溶出生于亥時,算命的說:“亥時”與“害死”諧音,在這個時辰出生的女孩兒命硬,未出嫁時克父母,出嫁后克丈夫。于是,封建思想嚴重的談氏夫婦硬是把聰明伶俐的小女兒送到了廣州檀度庵,交給尼姑寄養,那一年古溶才4歲。

談月色 瘦金書五言聯

在檀度庵,師父耀均著意培養這位聰穎的女孩,古溶8歲開始學習佛經,又師從畫尼文信學習書畫。古溶的書法,初學柳公權,清剛挺秀,后改習宋徽宗瘦金體,瘦直挺拔,連筆如游絲行空,運筆飄忽快捷,筆道瘦勁而不失其肉,一派清新瀟灑的情趣。

《春日探梅》

繪畫方面,古溶擅長畫花卉,而且所畫的種類很多,如曇花、杜鵑、荷花、牡丹等,尤工畫梅。古溶畫梅上承宋元遺風,下繼明清筆意,尤其得揚州畫派的意趣真傳,揮灑自如。

談月色《觀音像》

15歲時,古溶正式削發為尼,法名悟定,此時她已畫得一手精彩的佛像和梅花。

與名士相遇,還俗嫁人

楷書作品 《毛主席詩》

清末民初,廣州一些知名的尼姑庵涌現出一批善解人意、能寫會畫的“妙尼”,頗能吸引一些名士。據說,嶺南畫派大師高劍父也曾在廣州的藥師庵認了“大蝦”、“細蝦”二位妙尼為徒,手把手教她們書畫,此事一時成為文人雅士中的風流佳話。正是這種風氣,改變了古溶的人生道路。

《斗茶圖》

1917年的一天,檀度庵里來了幾位男子,古溶帶他們游覽了檀度庵之后,引他們到會客廳小坐。幾人談天說地,吟詩論畫,好生快活。這幾位男子中,有一位年近不惑的儒雅男士,名叫蔡守,是當時有名的金石專家、詩人和畫家,風流倜儻,博學多才。談論中,蔡守被古溶豐富的學識和鎮定自若的談吐所震驚,對她一見傾心,從此頻頻造訪。

談月色楷書對聯

蔡守是一位接受了新思想的人,不相信古溶所說的“克夫”,退一萬步講,就算她真的克,那他就和她攜起手來一起“克”命。

《墨梅》

經過5年的來往,蔡守與古溶日久生情。時值廣州當局要取締師姑庵(廣州人稱尼姑為師姑,稱尼姑庵為師姑庵),在蔡守一幫好友的鼓動下,古溶做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決定:還俗,嫁與蔡守。這一舉動在當時確實需要很大勇氣,街頭巷尾都在談論檀度庵不安分的尼姑悟定。就算忍受不了清規戒律,還俗過上凡人生活,也不至于嫁一個大自己12歲的有婦之夫啊!

鈐印:舊時月色龕尼古溶、溶溶月色

古溶不顧世俗眼光,她只相信她與蔡守之間的感情,于1922年與蔡守結婚。后來,蔡守特意取晏殊“梨花院落溶溶月”詩句,將古溶改名為“月色”。那一年談月色31歲,蔡守43歲。

夫婦同開畫展,轟動一時

篆刻作品 《月色冷蒼松》

婚后,談月色開始了全新的生活,與蔡守一起進行金石考古工作,廣州的大街小巷、村邊郊野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夫婦二人寫出了《發掘東山貓兒岡漢冢報告》《廣東城磚錄》等考古著述。

蔡守談月色舊藏 《漢魯王墓石》舊拓片一件

談月色對藝術更加癡迷,她要蔡守教授她墨拓和摹畫古器技法,指導她篆刻,還與社會文人名士廣泛接觸,與黃賓虹、柳亞子、蘇曼殊等吟詩作畫、交流學習,使其畫藝和篆刻藝術得到迅速提高。

篆刻作品 《人生何處有此境》

1933年,談月色的篆刻技藝已嶄露頭角,以古璽、漢印、隸書、佛像形印、圓朱文見長,尤以瘦金書入印為創舉,以朱文、漢鏡文印獨步天下。

1937年作 談月色刻壽山石章

1936年,蔡守赴南京博物院履職,談月色隨同前往。在此期間,與蔡守同任南京博物院金石書畫鑒定研究員的黃賓虹,對談月色多有指導。為表感激,談月色為黃賓虹悉心刻了多枚印章,其晚年作品上使用的印章,多為談月色所刻。

同年秋,談月色與蔡守在南京同辦書畫篆刻展,轟動一時。

抗戰時期,畫梅治印換糧米

《寒香清供》

1937年冬天,日本侵略者占領南京,張牙舞爪荼毒生靈,蔡守、談月色只好匆匆逃離。一路上饑寒交迫,歷盡艱辛,嘗盡人間疾苦。滿面灰塵的談月色再不是檀度庵里素容打坐的清雅妙尼,然而,有蔡守在身旁,談月色就心安氣靜,愿意陪他浪跡天涯。

蔡守

輾轉回到南京后,蔡守已年近花甲,經過一番流離,身體漸感不佳。談月色本來就沒有一般女子的嬌氣,歷經劫難后更是無堅不摧,毅然擔負起養家的重擔,整日畫梅、治印,換取糧米。

1932年作《梅石雙清圖》

文人的骨子里自有天生的、任何情境下都不可泯滅的高雅情致,詩朋畫友常來他們家小聚,賦詩畫畫,暢論古今。這之于陰暗籠罩下的南京城,好比一縷柔和溫暖的陽光。

丈夫離世,畫人印人一身兼

《梅花圖》

1941年,蔡守因心臟病去世。家中赤貧,全賴南社詩友資助才辦完喪事。深悲巨痛之日,談月色面對友朋的饋贈,一一畫梅治印答謝。

蔡守不在了,她全部的熱情轉移到了對藝術的追求上,潛心作畫,嚴謹治印,鐘情文史。在貧病之中,她竭盡全力為夫整理遺著。蘇曼殊贊她“畫人印人一身兼,揮毫揮鐵俱清嚴”。

《梅石圖》

抗戰勝利后,南京重設印鑄局,談月色以專才獲聘用。新中國成立初期,柳亞子曾向毛澤東熱情推薦談月色的為人和篆刻藝術,當時諸多社會名人和政要的印章皆出自她手。后來,由國家民政部通知談月色為毛澤東治印,談月色共刻了三枚印章。

第一枚

白文回文“毛澤東印”

第二枚

細朱文“潤之”印

第三枚

瘦金體“毛澤東印”

晚年,談月色為江蘇省文史館館員及書法、印章研究會會員。之后她一直客居南京,自號“珠江老人”,以寄托對家鄉廣東的懷念之情。1976年,談月色以85歲高齡病逝南京。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官方最火的捕鱼游戏 安徽11选5高手计划 福益家足浴加盟赚钱吗 江苏11选5 挖机跟后八轮哪个赚钱 街机千炮捕鱼内购破解版 江苏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p3开机号 长生劫集市赚钱攻略 蚌埠咖啡店赚钱吗 戏剧团赚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规则 宁夏11选5专家推荐号 贵州11选5 不坑人的棋牌提现游戏 快乐双彩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