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說人類生來更擅長長跑而不是短跑?

參考消息網7月6日報道 西媒稱,人類在漫長的進化史中將其他物種遠遠落在身后。和大多數陸生哺乳動物不同,人類生來就更擅長長跑而不是短跑。換言之,刻在人類基因里的不是急速飛馳,而是長途跋涉的能力。

據西班牙《世界報》7月4日報道,從這個意義上講,很多關于人類進化動力的科學研究都認為,讓我們從解剖學上區別于其他動物的祖先是早在150萬年以前就已滅絕的直立人。在類似于非洲大草原的環境中生存,為了適應這種新的生存環境,直立人逐漸進化出直立行走的能力。馬德里歐洲大學運動生理學教授亞歷杭德羅·盧西亞表示,這是人類為了捍衛自身捕獵者地位而不斷完善自身能力的進化過程。

人類憑借耐力對獵物窮追不舍,甚至直到獵物中暑。這就涉及人類的另外一種能力:體溫調節能力。與其他動物不同,人類的皮膚上毛發很少,而汗腺則可以幫助保持體溫恒定,因此人類比其他動物擁有更加耐高溫的能力。

生物學家丹尼斯·布蘭布爾和人類學家丹尼爾·利伯曼曾在英國《自然》周刊上撰文指出,人類生來就擅長長跑,因為短跑所需的肌肉爆發力和力量并不利于人類生存。研究指出,200多萬年來人類的身體為了適應生存環境的變化而不斷自我調節。

報道稱,人類的跟腱和足底筋膜等組織富有彈性,減少了足部與地面的沖擊力,進而節省了腿部的力量。人類的關節結構在長跑過程中能夠承受大約為體重2到4倍的反作用力。同樣,脊椎和周圍的肌肉能夠讓我們在長跑過程中保持平衡,進而確保耳朵等前庭器官的平衡。

所有這一切都是從我們的祖先那里遺傳來的,因此我們一直以來都是一種善于長途跋涉的物種。當然,也有人遺傳了速度和力量基因,但大多數人還是更加耐疲勞。研究人員曾對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運動員進行研究,最后發現合成α輔肌動蛋白ACTN3基因的某種變異體在西非裔黑人的基因庫中出現頻率很高,而這種變異體自然也被遺傳到了今天的牙買加人身上。因此當今很多短跑名將都來自牙買加。

然而,亞歷杭德羅·盧西亞警告稱,久坐不動的日常活動方式導致我們喪失了祖先留給我們的能力。我們每天需要消耗大約3000千卡熱量,還應通過鍛煉消耗大約1000千卡的力量,比如通過走路等方式。事實上,世界上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每星期甚至不愿花上150分鐘去散散步。有氧運動能夠幫助人類維持有效運作的能力。既然我們從祖先那里繼承了優秀的長跑能力,就應當通過經常鍛煉的方式繼續保持下去。(編譯/劉麗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22选5中奖秘诀 皇帝成长计划2如何赚钱 190踢球者即时指数比分 澳洲幸运10 pk10 45678套路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开面房赚钱吗 福建七乐彩走势图 天津11选5 天天拍小视频的靠什么赚钱 孝感三叉做什么事一样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 寻仙怎么生活赚钱快 七位数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 放下面子赚钱的时候已经成功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