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鎖”起源小考

海陵石鎖領軍人物王秉榮有“石鎖王”之稱,曾在泰州擺設擂臺迎接全國高手挑戰,中央電視臺五套《體育人間》、十套《人與社會》、四套《中華醫學》已經三次來泰拍攝,三次專題介紹老王玩石鎖的故事,在石鎖界,遑論泰州,就是全國,不敢說是絕后,至少可稱空前。泰州石鎖通過老王走向全國,人們通過泰州石鎖知道泰州,體現陽剛之氣的“撂石鎖”成為泰州群眾體育活動一道亮麗風景。

石鎖起源眾說紛紜

今年五月,江蘇省體育局在泰州舉辦全省首次石鎖技能培訓班,擔任授課之職的郭加林曾與筆者討論石鎖起源問題,始知石鎖起源問題眾說紛紜。

《辭海》收有“石鎖”詞條:

石鎖,我國民間體育鍛煉用的器械,用石料制成,鎖形,重量大小不同。練習方法有抓舉和擺舉,還有用正擲、反擲、跨擲、背擲等擲法和手接、指接、肘接、肩接、頭接等接法組成的花色練法。練習石鎖能發展體力,訓練動作的準確性和靈敏性。

《中華大詞典》對“石鎖”的解釋是:

石鎖,舊時練武用的器械,今用于體育鍛煉。石制,狀如舊式的鎖,故名。

或許正因為辭書沒有給出起源時間,于是一些報紙、刊物對于石鎖起源大膽各抒己見,或曰源于唐代軍營,或曰最早出現于北宋,或曰起源唐宋,等等,只是上述諸說沒有一條古代典籍書證或者一個地下考古實物加以印證。

清人筆記出現石鎖故事

“石鎖”在清代以前古籍之中出現僅有兩次。“石鎖”連文最早見于五代《鑒誡錄》,(后蜀)馮涓《諫伐李茂貞疏》中有“縱諸葛重生,五丁復出,無以泥封大散,石鎖劍門”之句。這里“石鎖”雖然二字連文,但不是一個詞,是兩個詞,“泥封大散,石鎖劍門”是說“以泥土封住大散關,用石頭鎖住劍門關”。

“石鎖”作為獨立的一個詞,最早見于宋代佛學著作,《五燈會元》卷第9:“問:‘如何是深深處。’師曰:‘石人開石戶,石鎖兩頭搖。’(《芭蕉繼徹禪師》)”這里“石鎖”與“石人”和“石門”相對,表示“石頭制成的鎖”而已,并非“練武器械”意義上的石鎖。

“練武器械”意義上的石鎖最早見于清人筆記,(清)李斗《揚州畫舫錄》卷9載:

曹三娘,金陵人,體豐肥,有“肉金剛”之號。閑居喜北人所弄石鎖戲。有某公子者,揚州武生,自負拳捷,一日與三娘對面坐榻上,戲三娘曰:“我欲打爾。”三娘曰:“是好漢即來。”公子以手撲其乳,三娘一發手,公子跌于地,自是以能撲跌名。后有識者云:此金陵拳師某之女也。

《揚州畫舫錄》成書于清乾隆六十年(1795),作者李斗是江蘇儀征人,所記均為真人真事,這個記載的真實性毋庸置疑。

石鎖原為滿族人的練武器械

鑲紅旗后裔張琴所撰《北京香山腳下旗人的命運:口述歷史訪談錄記載》中說,當年“禁旅八旗”的“云梯飛虎健銳營”體現民族尚武精神的運動共有五項,第四項曰:

扔石鎖,將堅硬的石磚鑿成石鎖狀,以便作為練習腰部和臂力而用。不過,石鎖的形狀不是今天我們常見的這樣。舊時的鎖底部寬大,橫梁平直,供兩個鎖鼻使用。

“駐防八旗”中的福州旗營正白旗旗兵伊通甫所寫《光復前后福州旗營內情實錄》亦記:

福州旗營系于1738年前后從北京旗營中抽出南遷而來,各旗均設有一個叫做“弓房”的公共練武場所,備有石鎖、砂袋、鐵球、千斤杠、滑車、鐵杠等器具。

著名話劇導演英若誠在其自傳《水流云在》中談到其祖父的經歷:

其家族是滿洲正紅旗人,世襲旗兵,祖祖輩輩都是大字不識。英若誠說,我們家族隨順治帝入關。祖父于兩百年后出生于北京西郊,即是現今頤和園以北幾里遠的黑山扈附近……黑山扈是旗兵操練的地方。祖父年輕時舉石鎖、騎馬、摔跤、射箭,走的是他家族吃錢糧的路。

光緒年間,滿人作家冷佛著《春阿氏謀夫案》,這部長篇紀實小說是以發生在北京內城鑲黃旗駐防區內一樁真實事件為素材而創作的,本書第2回有段關于石鎖描述:

(春英)手提石鎖,興興會會的自外走來。范氏道:“看你這宗神氣,怪不得你女人跟你吵嘴呢。”文光亦問道:“怪熱的天,沒事扔質子,真可是吃飯撐的?”春英放了石鎖,笑嘻嘻的坐下道:“這有什么,尚武精神是滿洲固山的本等,越是天熱,才越有意思呢。”

此書滿人所作,故多滿語,文中所謂“質子”亦即“石鎖”,今人寫作“擲子”,質、擲二字,夾雜滿族口音的北京話均讀作zhì。“質子”當是滿語“石鎖”音譯,至今北京牛街地區仍保留此詞。賈肇寶《牛街一絕“扔擲子”》中說“扔擲子,又稱扔石鎖,原是中國式摔跤的基本功,早在清朝,善撲營的摔跤手們就開始練這種功夫了,時至民國,擲子流入民間。”(2004年9月12 日《北京晚報》)

清末評書藝人常杰淼在《雍正劍俠圖》中寫北京石勇“主要是練扔砂袋、扔石鎖、端沙子筐”,中國現代文學大師正紅旗人老舍的《四世同堂》中講北京金三爺“在少年,他踢過梅花樁,摔過私跤,扔過石鎖,練過形意拳”,可以看到石鎖從軍營走向民間的蹤影。光緒年間唐蕓洲的《七劍十三俠》中講拳師譚江清“用一把石鎖,重有七八十斤,綽號活閻王”,吳趼人在《瞎騙奇聞》中對山東歷城城隍會“又有那出戲法的,又有舉石鎖、舞單刀的”描寫,則可看到石鎖從北京走向全國的痕跡。在民國“鴛鴦蝴蝶派”代表人物張恨水的《啼笑姻緣》書中有段武師關壽峰舉、扔石鎖記錄:

他一走到院子里,將袖子一陣卷,先站穩了腳步,一手提著一只石鎖,顛了幾顛,然后向空中一舉,舉起來之后,望下一落,一落之后,又望上一舉。看那石鎖,大概有七八十斤一只,兩只就一百幾十斤。這向上一舉,還不怎樣出奇,只見他雙手向下一落,右手又向上一起,那石鎖飛了出去,直沖過屋脊。家樹看見,先自一驚,不料那石鎖剛過屋脊,照著那老人的頭頂,直落下來,老人腳步動也不曾一動,只把頭微微向左一偏,那石鎖平平穩穩落在他右肩上。同時,他把左手的石鎖拋出,也把左肩來承住。

這段我們迄今為止所見“石鎖”玩法最精彩的描述表明:石鎖招式在民國時已趨成熟。

綜上所述,“石鎖”的發明權應當屬于滿族,雖然滿族人的祖先女真人完顏阿骨打曾在北宋政和五年(1115)建立金朝,并且統治中國北方達一百二十年,但是《金史》、《大金國志》以及清代以前典籍中沒有任何有關女真人與石鎖的記錄。可以確認的是,石鎖本是滿洲人的練武強身器械,滿語稱作“質子”,隨著八旗建立進入八旗軍營;1644年,清代順治皇帝遷都北京,石鎖隨著八旗大軍進入北京,以后又隨八旗駐防各地進入全國,并從軍營流入民間。努爾哈赤建立八旗是在明朝萬歷二十九年(1601),說石鎖與八旗同時誕生不合常理,石鎖出現應當早于八旗成立,由于《清史稿》以及現存早期滿文文獻之中也未發現任何有關滿洲人與石鎖的記錄,史料闕如,具體何人、何時發明,無法準確表述。在新的文字材料、地下考古實證出現前,依據現有資料,暫將石鎖的起源時間定在八旗成立之前一段時間,亦即明代萬歷(1573-1620)年間比較合適。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3d试机号 刮刮乐 雷速体育比分网 2019股票分析报告 钱程计策 期货配资济南 浙江20选5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 九达通配资 qq分分彩 黑龙江22选5 万银鼎信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下载 北单比分直播最快最准 陕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