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孟頫和管道升,平淡的生活就是傳奇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把一塊泥,捏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捏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管道升《我儂詞》

趙孟頫書法

一段風花雪月的情事,一段終身不渝的相守,似乎總要有個悲風畫扇的結局來應景才好。

可這世上,就有這么一對夫妻,他們的愛情沒有驚天動地的相遇,沒有百轉千回的離合,他們的生活是那樣的平淡,可他們卻有一個那些傳奇故事的主角們拼盡全力卻總也追求不到的結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們就是元代著名書法家趙孟頫與夫人管道升。

趙孟頫,元代著名書法家。他還有一個顯赫的身份,他是宋太祖趙匡胤的第四子,也就是人稱八賢王的趙德芳的第十世裔,是名副其實的宗室之后。

雀華秋色圖 趙孟頫畫

可是,趙孟頫一出生,就不得不面臨著宋朝即將滅亡的現實,不僅如此,趙孟頫的父親在他十一歲那年就去世了,十七歲那年,宋朝滅亡。經歷了國破家亡雙重打擊的趙孟頫非但沒有頹廢,反而愈加奮發圖強,他發誓,事業未成,絕不成婚。從此,趙孟頫一頭扎進了他最愛的書法中,并憑借著天賦和后天的努力,終于在書法方面有了極大的名氣,聲名遠播,一字難求。

這一年,趙孟頫36歲,依然未婚。

36歲還未婚,在現代都已是不小的年齡了,更何況是在古代。

作為前朝宗室子弟的趙孟頫,雖然隱匿于世,有些落魄,但作為當世的書法名家,給他做媒的人自然不少,可面對大家的好意,趙孟頫都一一拒絕了。他心里想著,除非找到一個能與他心意相通的有緣女子,否則寧愿終身不娶。

好在,他遇到了管道升。

那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清晨,閑暇之余的趙孟頫聽到了一個傳聞。前不久,一位神秘的女子在當地一座佛寺的墻壁上畫了一副《修竹圖》,那竹子氣韻之靈秀,就是男子也難以企及,一時間,前往古寺的香客絡繹不絕。極愛書法的趙孟頫也好奇的趕往古寺一探究竟。

走進古寺,果然如傳言那樣。

那是一幅用飛白的手法繪成的修竹,但情趣高潔如一個隱匿于鄉間的高士,帶著些禪的意味,僅僅是立在那,就仿佛已洞悉一切。趙孟頫忍不住想見見這位奇女子。

他向寺廟的僧人打聽這位女子的來歷,僧人告訴他,繪制這幅《修竹圖》的是管府的二女兒,名叫管道升,是這十里八鄉有名的才女,就是太有才了,所以早已過了出嫁年齡的她依舊待字閨中。

趙孟頫忍不住想見見這位才女。

可是,在古代,男子是不能隨便見一名陌生女子的,渴望見到管道升的趙孟頫想出了一個計策。他寫了一副字送到了管府,希望能以此交換一副管道升的墨竹圖。

那時的趙孟頫雖無功名在身,可他出身宗室,其氣質和修養是非一般人所能敵,再加上其出眾的才氣,令人忍不住就生出了些歡喜之心。因此,當管道升的父親管伸看著精心裝裱的字帖,一下就喜歡上了趙孟頫。于是,他立刻命管道升繪了一副修竹圖交與了趙孟頫

管道升作品

在古代,奉行的是女子無才便是德。一名女子,若是有了才,似乎就多了一份對愛情的執念。正是這一點執念,令多少女子付出了一生去等待甚至是生命的代價,卻也只落得個凄涼的結局。

管道升,一個琴棋書畫樣樣皆通的女子,自然也有一份對愛情的執著。她期望能夠找到一個與自己心意相通,彼此扶持,又互敬互愛的丈夫,與之共度一生。為了等這樣一個人,她等了28年。

終于,老天沒有辜負這樣一個蕙質蘭心的奇女子,當她看到當世有名的才子,一字難求的大書法家趙孟頫在自己送出的墨竹圖上親手書的那首看似簡單,卻又字字句句充滿乾坤的詩賦的時候,她心動了。

當年,情投意合的兩人結為連理。第二年,長子趙雍出生。

管道升作品

那是一段幸福的時光。婚后,他們二人共同研究書法,一個作詩,一個畫畫,情投意合,心意相通。管道升在丈夫的提點以及自己的努力下,繪畫技藝有了極大的提升,可是,面對眾人的贊譽,她總是笑著說:“操弄筆墨,故非女工。然而天性好之,自不能已。竊見吾松雪精此墨竹,為日已久,亦頗會意。”(雪松是趙孟頫的號,在此暗指趙孟頫)由此可見她為人的謙虛以及對丈夫的深深的崇敬與喜愛。

趙孟頫也為擁有一個能與自己心神想通的妻子十分自豪,他在給朋友的一封信中寫道,“山妻對飲唱漁歌, 唱罷漁歌道氣多。 風定云收中夜靜, 滿天明月浸寒波。”寫罷,他還忍不住在信的末尾連連問道:“此詩如何?如何?”足見他對妻子是多么的喜歡。

和管道升成婚不久,趙孟頫就被舉薦,入了仕。之后,趙孟頫憑借自己的才華在仕途的道路上一帆風順,連連高升。從最初的從四品到最后的翰林學士,官至一品,管道升也被封為魏國夫人,多么風光。

可是,高官厚祿絲毫不能彌補歲的趙孟頫內心的惆悵。作為一個擁有前朝國姓的正統皇家宗室弟子,如今卻做著新朝的官員,趙孟頫的內心是十分糾結的。他有氣度,有理想,有才華,更加有抱負,他不甘愿隱匿于世,于是出來做官,可做了官卻又免不了自我厭棄。

作為妻子的管道升,何嘗不知道丈夫的苦悶呢。

看著多少個不眠的夜晚,獨自一人一遍遍的抄著嵇康的《與山巨源絕交書》的趙孟頫,管道升仿佛明白了什么。

管道升,這位以畫竹而聞名的女子,她的內心也有著修竹一般的堅毅風骨,在她心里,高官厚祿都是過往云煙,唯有與丈夫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才是最令人珍惜的。

于是,她繪了一副《漁父圖》,在旁寫道:“身在燕山近帝居。歸心日夜憶東吳。斟美酒,膾新魚。除卻清閑總不如。”漁父,出自屈原的典故,而“歸心日夜憶東吳”則說的是一個名叫張翰的官員,他原本在洛陽任職,卻由于太思念家鄉的鱸魚了,最終決定放下生平事,辭去官職回到了鄉里。

漁父圖

一首簡單卻充滿隱喻的小詩是妻子對丈夫獨有的規勸,也是管道升最令趙孟頫感動的地方,她的妻子總是能夠讀懂他,理解他。幾年后,他以妻子生病為由,辭去官職回到故鄉。

而他們的兒子趙雍和趙奕也在父母的熏陶下,在書畫上都獲得了極高的成就。仁宗甚至還將趙孟頫、管道升及趙雍的書法合裝一卷軸,藏之秘書監,“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婦父子皆善書,亦奇事也。”一家皆能畫,不僅成為當世的美談,更流芳百世。

公元1319年,管道升因病去世。管道升去世后,深愛妻子的趙孟頫將她埋葬在了她生前所選的墓地里,并用自己的筆,親自為他們的愛情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東山之原,夫人所擇,規為同穴,百世無易。”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喜迎棋牌官方网站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浙江20选5开奖公 黑龙江22选5 北京快乐8官方平台 千炮彩金捕鱼官方版 网上娱乐棋牌 温州茶苑app 河北20选5qq群 禾百在线 普通四人麻将玩法 四川麻将5块算账详 六合秒秒口诀 今日3d图谜总汇全 球探体育 开拓者vs尼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