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鋤地的農民

說身為農民卻不會鋤地似乎是笑話,因為鋤地是農民最基本的把式,農民一年之中使用最多的就是鋤。早先佃戶與東家的協議里最明顯的就是鋤地的遍數:春三、晚二、豆一遍,蕎麥不鋤也要算。就是說春苗,像谷子,高粱必須鋤夠三遍,麥后種的晚苗鋤兩遍,黑豆只鋤一遍,蕎麥不鋤,秋收后就能按協議分成。相傳有年一家的春谷子鋤了兩遍,打下谷子佃戶拿著布袋去分糧,東家在場里說,我咋聽谷子說沒給它鋤夠遍數。領活的趕忙說;都把布袋放下,拿鋤鋤地去。眾佃戶扛上鋤到谷茬地里站了一會兒,回來后才分谷子。東家說規矩就是規矩,不能壞了規矩。也可以看出農民對鋤地的重視。

說當農民不會鋤地,其實說的就是我本人,我家世世代代都是種地的,父親更是遠近聞名的莊家把式,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鋤地、揚場更是一絕。揚出來的谷子就像沙粒一樣干凈,不帶一點雜質。別人鋤的谷子都要人蹲到地里去薅才能定苗,父親鋤的谷子不用人薅,每菴兒都是三棵四棵。

我輟學回家和退役回來都是直接成了人民公社社員,唯一的使命就是侍候莊家,鋤地當然是必不可少的手藝。曾幾次問父親鋤地的技術,父親先是不理,問的多了,不耐煩地說:學那⊙0⊙?干啥。有啥出息?一個剃頭的、割腳的都能吃國家飯兒,種地的能嗎?干的再好,至多臨老落一個《好受家》。這《好受家》在我們這里一個意思是能吃苦耐勞,第二個意思是活兒干的好,第三個意思是一直受罪的人。事實確實如此,國家沒有給農民晉升的機會。

幾年里我就那么跟著社員們胡龍來胡龍去,拿著鋤看別人咋摟我咋摟,別人咋刮我咋刮,逐漸認為鋤地也就這個樣兒,沒什么滴。分了地后,與我的地有一路之隔的王老太太在教女兒鋤地,我走過去,老太太連說帶示范;第一鋤下哪兒,第二鋤下哪兒,第三鋤如何收場,即規范又準確,三鋤保一棵苗,鋤過的地每棵苗跟前都有個小坑兒,不是特意挖的,遇雨就能儲水。鋤下的草都到了大壟上,也不是特意劃拉過去的,下大雨也不會荒地。雖不能說是巧奪天工,但那基本功確實了得。可惜我至今都沒有學會,與晚輩講如何種地都沒有資本。

分享: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幸运28加拿大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岛国无码AV潮喷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2019 淘宝天天红包赛步数不动 上马麻里子喷奶真假 东北麻将教学视频 福建快三和值 福彩七乐彩最新走势图 掌中宝配资 腾讯分分彩开奖官网结果 苏苏网赚博客 遇乐拱猪下载 甘肃11选5彩票走势图 黑龙江p62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