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氏臟腑按導術與《黃帝內經》

作者:段朝陽(段氏臟腑按導術傳人)

編者按:在保定市“臟腑推拿療法”入選第四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之際特根據多年來自己對此療法的感悟,編寫系列論述,意在與大家共同探討學習,推動其發揚光大,造福社會。因筆者知識淺薄,見解難免有誤,不妥之處還望與大家共同商榷。

1、按摩與導引之法 “從中央出”

《素問·異法方宜論》曰:“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生萬物也眾。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其治宜導引按蹺。故導引按蹺者,亦從中央出也。”這段話的意思是:位居中央,而氣溉四方,是以所生萬物之廣眾也。萬物匯聚,故民食紛雜,化養于中,而不勞其四體,使氣血不能灌溉于四旁,多患痿癥、厥癥、寒癥、熱癥等疾病。其治療方法適宜用導引和按蹺,所以說導引按蹺之法,來源于中央。這段話首先指出導引按摩之法的發源地位于“中央”,“中央”古時指中原地帶,即現在的河南、河北、湖南、湖北一帶。然后,指出這里的民眾因“食雜而不勞”,易患“痿厥寒熱”等疾病,最后指出治療這些疾病最適宜的方法就是“導引按蹺”。

清代張志聰《黃帝內經集注》中對這段話的注釋為:“中央”,土之位也;“地平”,土之體也;濕者,土之氣也;化生萬物,土之德的也。......四肢為諸陽之本,痿痹之病,手足之氣逆,而痿弱不用也。......寒熱者,足三陰三陽之脈病也。蓋言中土之民,不勞其四體,而氣血不能灌溉于四旁,是以多痿厥寒熱之病矣。......蓋中央之化氣,不能充達于四旁,故宜導按其四肢,以引氣血之流通也。夫中央之化,氣由中而及于四方,故導引按蹺之法,亦從中而四出也。從張志聰的注釋不難看出,對 “中央”之地的特性注釋也正是人體五臟中“脾”特性。“中央之化氣,不能充達于四旁”,更說明人體四肢之氣血是由人之“中央”發出的,“中央”在五行中為土,人體五臟中“脾”屬土,為中焦之器官,“脾”據腹中,腹部又為人體之“中央”,為人體氣血發源之地。從中可以看出導引按蹺之法乃是將中央臟腑之氣血引導通達于四肢,從而驅四肢之邪,補四肢之虛,清臟腑六經之寒熱的治病方法。因此,“導引按蹺者,亦從中央出也”這句話不僅僅只是說“中央”是導引按蹺之法的發祥地,而且也是導引按蹺之法的一種具體的治病操作方法。

段氏臟腑按導療法就是以按摩腹部為主的一種通過按摩手法治療疾病的方法,亦屬從“中央出”之法。其通過獨特的按摩技法實現通六腑,調五臟,通經脈,清體濁,健脾胃,壯“中央”之化氣的作用,使氣血生化有源,并引氣血灌達于周身,濡養五臟六腑,四肢百骸,五官九竅,實現補虛瀉實,清熱散寒,除“痿厥寒熱”之癥的功效。后人對古代經典的理解大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本人對這段文字的理解是合情合理,還是牽強附會,希望同仁指正。

2、“導而行之”,調理氣機

《素問·血氣形志論》曰:“形數驚恐,經絡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藥。”清代張志聰《黃帝內經集注》對這段文字的注釋為 “驚則氣亂,恐則氣下,蓋血隨氣行,氣數亂逆,則經絡不通,營衛不行,是以病生于不仁,宜按摩醪藥,以行其營衛血氣焉。”說明按摩之法可以疏通因氣機紊亂導致的經絡閉塞,當然經絡被疏通則人體氣機也就會隨之調暢。

《靈樞·陰陽二十五人》曰:“氣有余于上者,導而下之,氣不足于上者,推而休之,其稽留不至者,因而迎之,必明于經隧,乃能持之,寒與熱爭者,導而行之”。這部分內容更加說明了用按摩和導引之法對氣血運行的調節作用。當氣機上逆時,可引導氣血下降;當氣血不足于供應上部時,可向上推而補之;當氣血稽留于經脈中阻滯氣血而不能到達時,可疏通經脈;當陰陽之血氣混亂產生寒與熱爭的征象時,可導引血氣使各歸于本部。

段氏臟腑按導療法一個重要的治病理論就是“以氣論治”,它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導氣引血;二是化病為氣。在臨床中,術者必須要做到“機觸于內,巧生于外”,目的就是要把患者機體內氣的變化掌控在手中,做到氣在手中,手隨氣動,氣隨手移,來調控體內的氣機的升降出入,從而使邪氣消散排出,正氣歸于本部,氣機調暢,則百癥皆愈。

3、“按而致之”,通經補虛

《素問·調經論》曰:“神不足者,視其虛絡,按而致之,刺而利之,無出其血,無泄其氣,以通其經,神氣乃平。”清代張志聰《黃帝內經集注》中對這句話注釋道:“愚按針刺之道,通利經脈,無泄其氣血,即所以補虛也。蓋血氣流通,而形神自生矣。人之病初,因郁滯而成虛者,十居其半,醫者但知補虛,不知通利之中,更有補虛之妙用。”

中草藥中有專門的補氣養血、滋陰壯陽藥品,用中草藥治病時可根據病情所需而選擇不同的藥品對人體進行滋補。按摩之法隨可通過術者的雙手傳遞能量于受術者,輔助受術者清除病邪,但卻無法提供滋養之物補益受術者虧虛之體。因此,“以通為補”的理論正適合按摩手法治病的特點。“以通為補”的補虛理論同樣也是段氏臟腑按摩療法的補虛原則。段氏臟腑按摩療法把通六腑、調五臟作為治療諸多慢性疑難雜癥的方法,始終把“通”字放在了按摩治病的首位。要想實現“通”,就必須要清理掉阻塞在經脈內的障礙,病邪被清除體外,才能實現整個機體內臟腑組織器官的徹底通徹。經脈通了,氣血就能夠順利到達各個臟腑組織器官,臟腑組織器官得到濡養,生理功能就會增強;病邪除了,各個臟腑組織器官的生理功能就失去了病邪的干擾,沒有了病邪的干擾臟腑組織器官的生理功能就能夠正常的發揮。臟腑組織器官的生理功能得到恢復,則其運化水谷生化氣血的能力就會增強,氣血自然充足,病者虛弱之體必然就會得到滋補,實現精滿、氣足、神旺的目的,則百病乃去。因此,臟腑按導“以通為補”的原理就是充分利用了按摩手法治病的特殊性,通過疏通經絡,暢通六腑,調和五臟,驅除病邪,從而達到“祛邪以扶正”,“邪去正自安”的目的。

4、“按之則血氣散”,邪去寒熱除

《素問·舉痛論》曰:“寒氣客于腸胃之間,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絡急引故痛,按之則血氣散,故按之痛止。”這段話說明對于寒邪滯留腸胃,造成氣血凝滯,引起的腹部疼痛的癥狀,采用按摩之法可以促進氣血運行,達到行氣活血,散寒止痛的目的。

《素問·舉痛論》曰:“寒氣客于背俞之脈則脈泣,脈泣則血虛,血虛則痛,其俞注于心,故相引而痛。按之則熱氣至,熱氣至則痛止矣。”說明按摩之法可以引氣血達病所,熱氣就會隨氣血而至,寒得熱而散,脈得熱而舒,疼痛自止。

《靈樞·刺節真邪》曰:“大熱遍身,狂而妄見妄聞妄言,......因其偃臥,居其頭前,以兩手四指挾按頸動脈,久持之,卷而切推,下至缺盆中,而復止如前,熱去乃止,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這段話是說中焦之氣,從中而出,逆而為狂熱,以兩手四指,夾按頸中人迎之動脈,久持之,使熱氣散于脈外,熱去則癥狀消失,這就是所說的推而散之的治療方法。從中可以看出按摩之法具有導引散亂之氣血重新歸于本臟腑經絡,使因氣血逆亂所生之實熱自然而散的作用。

段氏臟腑按導療法認為不論外因內因形成疾病的結果,不外乎“寒熱”之證, 百病亦由“寒熱”而生,治則當利其氣,行其血,令寒熱之邪,從機體而出,則諸病皆可愈。臟腑按摩之法施治于腹部,可通六腑,調五臟,通經絡,散凝滯之氣血,使寒熱之邪皆可散而從諸竅出。因此,臟腑按導具有治療寒熱之證的功效。

5、五臟六腑之病“可按”

《素問·玉機真藏論》曰:“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發咳上氣。弗治,肺即傳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脅痛,出食,當是之時,可按若刺耳。肝傳之脾,病名曰脾風,發癉,腹中熱,煩心,出黃。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可浴。弗治,脾傳之腎,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熱而痛,出白,一名曰蠱。當此之時,可按、可藥。”

這段話說明:因“肝痹”導致的“脅痛,出食”疾病,是可以使用按摩導引、針灸療法治療的。“弗”就是“不”。因“脾風”形成的“發癉,腹中熱,煩心,出黃”的幾種癥狀可以用按摩、藥物、沐浴的方法治療。因“脾傳之腎”導致的“疝瘕,少腹冤熱而痛,出白”病癥以按摩、藥物治療均可。

從《內經》中這段文字不難看出,古人認為按摩療法與藥物療法是具有相同功效的,是可以用來治療五臟六腑疾病的。而當今之按摩,人們大都知其多用來治療“頸肩腰腿”之患,對其能夠治療五臟六腑之疾者卻知之甚少,其因為按摩之法古時多為秘傳之故,正如清代醫學家陸九芝所言:“按摩一科,失傳久矣,此法實不可少。”

段氏臟腑按導療法正是一種據《黃帝內經》記述之理、之法,由古代勞動人民和眾多醫學家在實踐中所創立的通過用按摩手法解結散聚,疏通經脈,調和臟腑,祛病強身的醫療方法。本按導療法可通過按導調理臟腑、氣血,治療多種因臟腑功能失調導致的疾病。

6、奇病“藥不能獨治也”

《素問·奇病論》曰:“帝曰:病脅下滿,氣逆,二三歲不已,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息積,此不妨于食,不可灸刺,積為導引服藥,藥不能獨治也。”

這段話的意思是:積者,漸積而成,是以二三歲不已,因積為腹中有形之物,不可灸刺,凡積可用按摩導引和藥物二者并用治療,單獨用藥是不能治愈的。因本內容敘述自《素問·奇病論》一篇,說明治療一些因“積”導致的“奇病”時,單獨用藥是不能治愈的,適宜用按摩導引之法相互配合。可見,按摩療法對一些疑難雜癥的治療是非常有效的,而且是治療這類疾病必不可少的方法。

無論是前輩還是今人,在臨床上運用段氏臟腑按摩療法大多都是治療的疑難雜癥患者。因為按摩療法能治病的說法,多不被人所了解,又因按摩耗時耗力,所以一般人得病后都是先求醫問藥,只有在求醫無門,問藥無果的情況下,無可奈何之時才抱著試試的心里求治于按摩療法,到了這個階段,許多患者的病大都到了想當嚴重和難治的時候,已經成了疑難雜癥。采用臟腑按摩之法治療這些疾病時往往會發生奇跡,救人于危難,充分印證了按摩之法治療“奇病”的神奇。

段氏臟腑按導療法認為形成奇病、怪病、久病、難病的根源,就是因日久在機體內積累形成的滯氣、瘀血、痰濕等病理產物閉塞經脈所致。也就是中醫學說的“積聚”和“癥瘕”。當這些病邪在體內凝聚堅固時,有時只憑借藥物之力已經不能將這些病灶消散清除,故獨用藥治療效果必然欠佳。而按摩之法可通過外力作用在這些病灶上,借術者之能量慢慢解其結散其聚,暢通經脈,清除病邪。致病之因被除,則病癥自然消失,身體必然康復。

綜上所述,可見段氏臟腑按導療法其理據《內經》之理,其法行《內經》之法,其效應《內經》之效,故其形成是與《黃帝內經》所載按摩導引之法密不可分的。

作者:段朝陽(段氏臟腑按導術傳人)

本文由申請入駐搜狐號“段氏臟腑按導學堂”發布,2017年7月17日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prnoct.icu/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乐彩幸运走势图 日本av女优写真视频 持仓价格和成本价格不同 吉林时时彩 正在视频直播活塞vs湖人 黑龙江22选5 最早的a片 波多野结衣在线看免费 鑫配资 0809nba开拓者vs湖人在线 湖北30选5 日本av女优seqingpian 普通麻将透视隐形眼镜 广东36选7开奖结 桥本凉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记 睿新配资